国内市场存储厂商崛起:国产化不等于低端化

  • 时间:
  • 浏览:4

原标题:国产存储厂商崛起:本土化不代表低端

《证券时报》记者严润生

在国际巨头牢牢控制的存储市场,国内厂商开始崭露头角,探索自己的生存之道。

深圳存储系统厂商施创意董事长倪湟中提到一个案例:长江存储的晶圆用于封装,封装成品率实际达到99.98%。

"这是一个非常高的收益率数据."倪湟中说,这方面说明包装技术非常成熟。“第二个说明长江仓储的晶圆稳定性达到了非常高的要求,难怪他们可以直接从64楼跳到128楼。”

在闪存领域,层数越高,技术难度越大,通常是迭代开发。据报道,三星、海力士、美光目前有128层产品;然而,92楼和96楼是市场上的主要产品;今年112层、128层、144层的产品占比不到15%,预计100层以上需要2022年才能成为主流。而国内的仓储厂商都是从上游入手,努力跟进。

面对与国际先进技术的差距,国内存储厂商需要找到突破口,务实前行。倪湟中说,如果赶不上,就不要盲目赶,做好一点,专注一点。毕竟国内市场足够大,他反复强调要避免低端的恶性竞争,瞄准高端市场。

据报道,史传艺去年推出8GB eMMC嵌入式产品,2020年11月推出256GB版本。倪黄忠表示,这是中国在最短时间内推出的容量最大的eMMC产品,已应用于部分4G手机。目前的目标不是旗舰手机,而是“现在能获得收益的产品”。

另一方面,供应链的高效合作已经成为关键。

东信半导体副总经理陈雷指出,存储容量非常依赖于整个产业链,尤其是前一个产业链。因为内存永远是一个易变的操作,向上爬的时候需要晶圆、封装测试等整个产业链的支持;下行的时候也需要整个产业链的大力支持,减少损失。

“经过这两年政策环境的变化,我们现在看到国内客户非常欢迎本地化设备,很多客户都有B计划。”陈雷表示,公司在产业链上准备了两条路径:晶圆前厂主要有两个合作伙伴,一个是SMIC,一个是台丽晶;包装也是紫光宏茂和国外包装检测的合作伙伴。

面对资本投资的热潮,半导体行业的人很担心,但又有所期待。除了井喷半导体公司和芯片未完成项目的出现,企业家最担心的问题之一是人才流失。

倪湟中笑着说,他的工程师每天都接到猎头的电话。如果不断挖掘行业核心人才,企业的知识产权得不到有效保护,最终会损害下游客户的利益。记者注意到,近年来,半导体上市公司的核心技术人员经常更换,他们跳槽是为了参与可以更快上市的项目。

另一方面,半导体公司期待拥抱资本市场。倪湟中说他的公司不缺钱,但是缺大款。如果所在行业正在经历大爆发,必然需要大笔资金。同时,上市的目标不仅仅是筹集资金,而是与其他大公司进行平等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