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事长被曝出轨后 高特佳向华润医药转让博雅生物整体控制权

  • 时间:
  • 浏览:10

在董事长被曝出轨后,高特佳计划将博雅生物控制转让给华润医药

来源:《国际金融新闻》

半个月前,高特佳集团董事长夫人的一封公开信涉及到血液制品四大巨头之一的博雅生物。现在,高特佳打算向博雅集团挥手告别。

9月28日,博雅生物制药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雅生物”)宣布,公司控股股东深圳高特佳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特佳”)拟向华润医药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润医药控股”)转让6933.2万股(占总股本的16%)。同时,高特佳持有的上市公司剩余股份的表决权全部委托给华润医药控股。

根据交易所相关规定,自9月28日上午开市以来,博雅生物已暂停交易。预计停牌时间不会超过5个交易日。

主席被困在桃色新闻中

数据显示,博雅生物从事血液制品、糖尿病药物、抗感染药物和生化药物等的开发、生产和销售。曾与华兰生物、上海莱实、天坛生物并称中国血液制品四大巨头。

9月初,市场报道称,华润部将“接管”高特佳持有的博雅生物股份。消息刚一传出,高特佳董事长蔡大建的妻子金慧丽就以公开信的形式卷入风波。

9月9日晚,金慧丽在《致每一位高特佳人的公开信》中表示,蔡大建婚姻出轨,与第三者的工作关系由上下级发展为非法同居甚至事实上的重婚关系,严重侵害了她与蔡大建的婚姻共同财产。同时,她还提醒,两人还利用蔡大建担任董事长之便侵占了高特佳公司的财产,这需要合伙人、股东和高特佳人的认真核实。

有投资者认为,高特佳董事长的妻子选择在此时发表公开信,主要是为了抓住外部资本收购博雅生物控股权的时机。如果董事长和原合伙人无法达成和解,股权转让将难以推进,给交易带来更多的不确定性。

据公开信,金惠莉已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蔡大建高价聘请知名律师与她打官司。董事长离婚案会影响公司控制权转移吗?对此,《国际金融报》记者致电博雅生物证券部,相关人士仅表示“离婚案是蔡大建个人问题,不会影响上市公司运营。”

频繁减少,为“走出去”做准备

记者注意到,高特佳“拉走”博雅生物的计划早就被执行了。

4月9日,博雅生物宣布,公司控股股东高特佳的一致行动——上海高特佳益康投资有限合伙企业(以下简称“益康投资”)拟减持1468.52万股。截至9月5日,减持计划到期,益康投资完成减持,套现约5.07亿元。

益康投资去年解禁后减持1850.63万股,套现5.64亿元。此外,今年2月5日,高特佳的另一个一致行动——深圳荣华投资有限公司减持425.93万股套现1.46亿元,高特佳减持170万股套现5130.1万元。

据《国际金融报》记者粗略计算,高特佳通过减持博雅生物股份,套现近13亿元。与此同时,高特佳驻博雅生物高级执行官曾晓军于9月3日辞去董事及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职务。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控股股东,博雅生物的高管也加入了减持的行列。博雅生物总经理梁小明6月减持了18.6万股;今年5月,该公司董事长廖玉玺及其控股企业嘉鱼投资和大正楚原披露了减持方案,并计划减持不超过20%的股份

数据显示,拟收购博雅生物的华润医药,是由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建设的央企医药平台,业务范围涵盖医药保健品的生产、分销和零售。公司成立于2007年,2016年在香港上市,是中国前五大制药商和前三大医药产品经销商之一。

博雅生物在公告中表示,如果上述事项最终达成,上市公司的控制权将发生变化。同时,公司计划向特定目标发行股份,华润医药控股计划以现金方式全额认购公司向特定目标发行的股份。

上海某血液制品行业的一位相关人士告诉记者,“现在血液制品的一些文件和审批手续很难,但是要自己建厂需要很多时间和资金,所以很多企业选择购买血浆站。但如果得不到调浆的批准,浆站的血浆就无法运往国外,这就是博雅生物目前面临的问题。”

然而,华润医药收购博雅生物仍然需要SASAC的批准。今年以来,上市公司国有收购数量有所增加,中途终止收购的情况屡见不鲜。例如,本月,宝信科技变更盐城高新区投资集团所有权的计划和浙江农业发展集团收购金鹰股份的计划未获SASAC省政府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