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营火箭之后发射成功了!创始人:不要随便急着当马斯克

  • 时间:
  • 浏览:9

该报记者张静

随着“轨道俱乐部”增加一名成员,中国生产了第二枚成功将卫星送入轨道的私人火箭。

“谷神星一号(耀一)简阳”商用固体运载火箭从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发射升空。这张照片是陈肖纯

北京时间11月7日15时12分,由星河动力(北京)航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星河动力”)自主研发的“谷神星1号(耀一)简阳”商用固体运载火箭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发射,成功将北京国电高技术有限公司的11颗天启卫星送入预定轨道。

“每个公司打第一个火箭的初衷都不一样。”星河动力首席执行官刘百奇告诉《www.thepaper.cn时报》,谷神星1号是一枚具有大规模生产计划的火箭,将通过三枚火箭的开发来最终确定。今年首飞后,明年“没有多打的打算”,只计划发射两枚火箭。“性价比会通过3枚火箭打出,然后去小规模生产。产能会从小批量逐渐上升到中批量。”

从2018年成立到今年交出第一张成绩单,尽管星河动力首飞成功,但刘百奇认为“一个火箭公司一年打一轮两轮,不叫火箭公司,叫试验公司。做火箭的目的是给卫星提供发射服务,发射服务必须是批量可复制的。”所有火箭公司只有具备稳定批量发射的能力,才能开始谈真正的竞争。这真的是私人火箭“看到区别”的时刻,“仅仅两年。”

至于“谁在追麝香,谁最像麝香,谁是中国麝香”的说法,刘白起呼吁道,“别担心自己是麝香,重要的是脚踏实地解决行业。问题。”

这是一枚有量产计划的火箭,明年只计划发两枚

从2018年成立到今年交出第一张成绩单,星河动力迅速挺进太空。

这是星河动力的第一次发射任务,也是中国私人商用火箭首次进入500公里太阳同步轨道。Ceres-1 (Tele-1)运载火箭已成为继蓝箭航天朱雀-1固体运载火箭、零一社OS-M固体运载火箭和星际荣耀双曲线-1 Tele-1固体运载火箭之后中国第四枚私人火箭,也是继双曲线-1 Tele-1之后中国第二枚私人火箭。

“每个公司打第一个火箭的初衷都不一样。”刘白起表示,Ceres-1是一款量产计划的火箭,将通过三款火箭的开发最终确定。远程一号火箭上发现的问题会在远程二号火箭上解决,远程二号火箭和远程三号火箭会稍微升级。

刘白起表示,明年“没有发射更多火箭的计划”,只会发射两枚火箭。“性价比会通过3枚火箭打出,然后去小规模生产。产能会从小批量逐渐上升到中批量。”

第一次飞行任务的成败“不能影响进度”,刘白起认为这是为了增加实验样本的数量。但第一枚火箭对星河动力意义重大。这个看似很小的火箭,让星河动力掌握了掌握和发展运载火箭的能力,建立了完善的科研团队。火箭的所有设计工作都在自己手中,通过制造建立了供应链系统和质量控制系统。

最大的风险点是火箭主次级分离。分离高度越高,受大气干扰越小。为了保证大气层内分离的安全性,星河动力通过弹道和动力设计,分离高度为30公里,是私人火箭中分离高度最高的。“我们进行了大量分离模拟计算和地面分离测试,以确保分离的可靠性。”刘白起说。

除级间分离外,整流罩分离也是卫星发射入轨过程中的关键环节之一。整流罩位于火箭顶部,一般采用高强度、重量轻、耐高温的材料制成。既能保持火箭良好的气动外形,又能在火箭飞行过程中保护卫星。整流罩完成后,必须与运载火箭分离。

“分离难。”在该系统工作了20多年的孙彭军对毫秒级的变化一无所知。2018年,孙加入星河电力担任结构技术部部长。

“没经历过的事,总觉得像个黑匣子。当我们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我们的方法是以毫秒为单位进行排列。”时间以毫秒为单位,检测整流罩分离时可能出现的问题。先保证计算到位,再进行试验,最后一次整流罩分离试验成功。

在实际测试中,为了保护整流罩在分离过程中不被破坏,在地面上铺设了海绵垫。孙彭军仍然担心,如果海绵垫打滑或太硬,会打破整流罩,他会从一个高度两次落到海绵垫上。“因为这是首款飞行产品,真的是宝贝。”

但是实验过程并不总是顺利的。今年5月,Ceres-1全系统试运行后出现了几个技术问题。星河动力的联合创始人兼总动力工程师程胜庆不放心,带团队实地检查了两个月。“有时候是通宵。”

为了解决推进剂运输不同步的问题,团队把两个可乐瓶捣成两个储存罐,装满水,然后制作各种管道。不同的管道有不同的水流。可乐瓶在大气中戳了个洞,然后观察,流量不一样。经过近百次试验,程胜清终于找出了影响推进剂输送不同步的因素。

日思夜想,孙第一次飞行前就梦想着失败。有时候睡着了突然被惊醒,心里不踏实。“还有什么地方我没有考虑到?”

今年8月,Ceres-1在湖北总装厂进行了全箭模态试验。虽然是火箭实力专业人士,但他还是像个维修工一样,拿着手电筒,一根一根的钉着。火箭上有几千个螺丝,但是发现两个钉子没有拧到位。“虽然可能不是什么大事,但发现问题绝对是好事。”

民营火箭两年后“见分晓”,不要急着去当“马斯克”

自2014年民营航天崛起以来,这个行业经历了六年的艰辛。星荣耀和星河动力先后加入“轨道俱乐部”实现发射入轨。

“一些公司已经开始科技创新板上市辅导,上市前期的资金已经进入市场。”卫星互联网纳入新基础设施,大力倡导硬技术发展氛围。刘白起感受到行业越来越热闹的明显变化。

“不管敢不敢拍”,越来越多的资本关注行业轨迹,越来越多的地方政府前来沟通。“过去,当当地政府谈到航空航天时,会觉得这与当地的工业经济如何结合。现在这可能成为当地经济新的增长点。”

在刘白起看来,私人火箭的发展要经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解决轨道,第二阶段是具备稳定批量发射的能力。

尽管星河动力首飞成功,但他认为“一家火箭公司一年打一轮两轮,不叫火箭公司,叫试验公司。做火箭的目的是给卫星提供发射服务,发射服务必须是批量可复制的。”

“所有火箭公司都只是在第二阶段才开始谈真正的竞争。”一年打个七八轮,像快船火箭,才能赚钱,才能证明不是发射服务能力稳定的概率,这才是私人火箭“看清真相”的真实时间。

“才两年。”刘白起判断,如果2018年是中国商业空间爆炸的第一年,2020年是加速发展的阶段,那么2022年就会出现分化。“到时候,如果你不能形成持续稳定的发射能力,就算你连去都不去

第三阶段是实现真正的降本增效,也就是让火箭重复使用。早期降低成本和提高效率可以从组织模式和供应链管理入手,但这不是颠覆性的降低成本。只有火箭被真正重复使用,才能像SpaceX一样大幅降低成本。

“我们看到火箭有很大的市场,但说实话,这个市场对成本、效率和产能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国外成本已经在这里了。”刘白起直言,200多公斤的宽带通信卫星需要7000-8000万元才能进入太空,而马斯克的发射成本不到150万美元。“我们现在最大的问题在哪里?就是成本和效率。”

“为什么你认为商业航空航天以前不容易赚钱?就是因为前期在航天基础设施建设上花了太多的钱。如果你花的钱是别人的七八倍,那你以后做服务的时候要收多少钱才能把钱追回来?”

刘百奇表示,目前的解决方案是降低成本,提高效率,降低火箭成本,提高火箭性价比和生产能力。至于“谁在追马斯克,谁最像马斯克,谁就是中国马斯克”,“别担心自己是马斯克,重要的是脚踏实地解决工业问题。”

星河动力火箭首飞成功,中国诞生第二艘发射入轨的私人运载火箭。航空航天专家黄植诚告诉《www.thepaper.cn时报》,中国私人火箭公司有巨大的潜力。

他还提到,目前中国的民营火箭公司中,“有两家成功的公司正在固体火箭领域做出努力。然而,固体火箭市场相对有限。关键是发展大中型运载火箭,这个领域的竞争才真正开始。”

星河动力正在研制的中型液体火箭——致神星1号,预计将于今年年底完成系统试运行,进入生产阶段,争取在2022年12月前完成首次飞行。液体火箭的发展是两条线并行的。在争取一次性使用火箭入轨并进行商业化运营的同时,进行火箭跳跃实验,进行小步长迭代,达到重复使用的目的。

“我们争取两年内有一个成就,就是这两年内第一次固体火箭飞行,未来两年内第一次液体火箭飞行。未来两年,2024年一定要再用。”程胜清说,2024年,“干完这个就退休。”

“你知道做这件事有多难吗?很难。”

(原标题:中国第二艘私人运载火箭发射成功!创始人:别急着做马斯克)

(主编:王_NT2541)